逢玉

如夏花

【mileapo】北纬13°45′ Ⅰ

一些被吻戏花絮和访谈震撼到的产物(瞳孔地震.jpg  指路高能七分钟,这是可以拍的吗,泰兰德,真行


时间线剧集拍摄中


夜在将明未明时。


 

听到导演喊咔,压制自己的力道放开,Apo松了口气,拍了拍Mile肩膀,尽量抽离出情境。场务开始收拾道具,两人并肩走出摄像机镜头范围,简单交谈了几句,不外乎刚刚还好吗,有没有不适应,如果冒犯了那真是抱歉。

 

这场吻戏的激烈程度,超出了Apo预期,他觉得自己反应不够好,肢体僵硬,后面几乎招架不住,皮肤都在战栗。

 

他的私生活算不上保守,在纽约留学期间更是情缘不断。但那些姑娘们,没有一个会凶猛地好像下一秒就能把他嚼碎了吞下去。反抗被压制,整个人被按在墙上,就算是第一次演戏,基本的吻戏礼貌也要有吧,哪有这么亲的。混蛋。

 

导演戴着墨镜,朝他们比了个拇指。

 

Mile笑的很开心,一口白牙,Apo总会想起IG表情库里的呲牙大笑.jpg。听说为了这口牙,这位少爷还戴过几年牙套做矫正。现在看来效果不错,很多人是他的笑容粉,Apo自己也很喜欢这样阳光可爱的感觉。

 

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水,Apo仰头喝了一口,吐进垃圾桶,当做简单的漱口清洁。化妆师在旁边拿着刷子蘸粉,准备补妆,他趁机动动脖子,放松肌肉,刚刚背部顶在墙壁上,肩胛骨硌得有些难受。

 

体脂太低,在撞击缓冲上就差了点儿。

 

一转头,刚好看到Mile也接了水,双手合十礼道谢,很有礼貌的样子。和Apo不同,他看上去毫不在意刚跟同性打了个法式啵,一瓶水拧开,直接下去三分之一,脸颊红红的,因为肤色白,这一分颜色便有了十分的效果。

 

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Mile瞥过来一眼,那眼神很微妙,Apo觉得唇上的小伤口又开始刺痒,漱口也冲不干净。

 

他微微蹙眉,还未探究,Mile已经把瓶子放下,手指擦拭了下唇边,低着头,让化妆师补妆。

 

泰兰德的热季水汽旺盛,印度洋上的风吹裹着一切,在北纬13°45′,一年中最罗曼蒂克的季节。

 

和很多人想的不一样,影视剧的拍摄并不是按照剧情时间线,因为资金,时间,人力,甚至天气原因,同一个场景的戏会集中拍摄,节约成本。比如酒吧这场戏,标号靠后,但是会比本家戏还要先拍。昨天快乐蹦迪,今天伤心欲绝,情绪的极端转变,对演员入戏抽离的要求更高。

 

当然,这些镜头最终能不能呈现,还要看后期剪辑,导演以及制片的想法。

 

辛辛苦苦拍出来的镜头被砍掉,在影视剧中俯拾皆是,拍戏几年,Apo自己也经历过,从愤慨到淡然,修炼得小有成效。

 

“Apo!”Mile喊了一声,招牌的笑容shining shining,腔调如少年柔软甜腻,加了糖的椰汁,和剧本中的kinn截然相反。

 

硬要比较,更像kinn那些白白嫩嫩的睡衣朋友。

 

“嗯?”Apo偏了偏头,他现在还有点懵,尤其面对Mile。马上分辨不出Mile的含义了。

 

一定是被傻瓜病毒传染了。

 

“你今天应该没有别的戏了吧,一会要不要去吃罗勒叶烤猪肉,我有个朋友在这边开店,味道还不错。”

 

“烤猪肉啊......”声音停顿了几秒,这是他思考的表现——在与人交际中,Apo并不喜欢拖长音不干不脆的样子,若无其事道,“好啊,你请客吗,那我要多找几个人了。”

 

Mile笑着看他,妆造还未卸掉,有几分kinn的影子。

 

Apo拖出把椅子踩上,拍拍手,收拢注意后,狭长漂亮的眼睛笑眯起来,声音煽动,“kinn少爷今天请大家吃饭,晚上有时间的,麻烦举一下手。我们的目标是,吃!到!破!产!”

 

底下顿时山呼海啸,举高胳膊挥舞起来,喊着“kinn!Kinn!Kinn!”,夹杂着Mile我爱你的呼声,收工后都想放纵下,剧组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这位少爷现实的家世,不吝在细节上展现善意。

 

还有小声的Apo我爱你。

 

Mile耳朵很好,歪了歪头,看到了负责Apo的化妆师,眼神沉迷,一副校园里情窦初开的模样。而被仰望的学长站在椅子上,脱下外面的衬衫缠在手上挥舞,汗水晶亮滑下,肆意抛洒自己的魅力。

 

当年那一届的院之月是不是Apo?想不起来了。

 

或许当初太过青涩,而烤过的鹰爪兰更具风味。

 

Apo居高临下看着他,挑衅式的wink了下,神情慵懒洒,让人想起湄公河三角洲里漫山遍野的罂粟花,血气浓郁的艳丽。

 

奇怪的直男胜负欲,是想和自己争什么呢,吻戏的主动权?

 

Mile挑起眉,目光毫不退让,拿出手机发消息定场地,搞定后朝众人比了个OK的手势。请客这点钱他确实不放在眼里,何况Apo其实很聪明,他的第一部戏,第一个剧组,良好的关系有利于后续资源。

 

就算是坑,也是让人心甘情愿踏进去的坑。

 

饭店是庄园式的,露天草坪,分布着白色桌椅。包括导演和制片,一行二三十人浩浩荡荡杀了过去,分坐了几大桌,互相串场喝酒,气氛热闹得仿佛杀青宴。Mile喝了不少,解开衬衫领子散热,不知道谁搬过来了一个音箱,醉鬼们正鬼狐狼嚎。

 

Apo自从脱了外套,就没再穿回去,四肢修长,裸露的手臂线条漂亮,微醺地拄着脸,左手空空的,食指跟着节奏随意地弹着啤酒杯。

 

Porsche除了项链,基本没戴过其他首饰,Apo那些花里胡哨的单品,自然不在手上。

 

Apo也不抽烟。

 

演员和角色的契合是个很玄学的事情,Mile此时就觉得,Apo应该是抽烟的,仰头吞云吐雾,喉结滚动,非常高级的性感。这种性感,甚至已经超出了性别的限制,无论男女都会被吸引驻足。

 

去征服,去驯化,去占有。

 

他的视线过于凝注,被盯着的人侧过脸,眉毛抬了抬,是一个疑问的眼神,隔着大半张桌子问道:“你不去唱歌吗,这里有吉他可以用。”

 

“今天不是我的主场,拍摄很辛苦了,让大家放松下吧,我就不占用了。”

 

这话说的很正经,烂梗小天才不烂梗了,真是让人狐疑。Apo鼻子哼笑了声,不知道是夸奖还是嘲讽,转而八卦起来,“可能还有别的放松方法,是不是啊kinn少爷。”

 

“是的,其实现在有十个美女在外面等我,我还在跟你聊天。”Mile托腮,好歹是三十岁的成年男人,这点荤话调侃还不够一碟菜的。

 

“切~”Apo挥了挥手,对这种满嘴跑火车的不靠谱成年人嗤之以鼻,“你一晚上能三个都不容易了,还十个,那先把剧拍完吧,车记得过户,不然继承是个问题。”

 

估计要死在床上。

 

酒足饭饱,剧组人员陆陆续续回酒店睡觉了,喝了酒不方便开车,Mile让朋友送了下,想捎一段,Apo眼神指了指挂在脖子上,已经醉的不行的一位兄弟,无言地摊了摊手。

 

他五官灵动,不用说话也能让人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很自然的拒绝。

 

Mile发现了,从拍完到现在,Apo在有意无意地避免和他独处,或者待在一个小空间里。他目光追着那道修长的背影,直到车子启动,车窗摇上去,才收回视线。

 

朋友从后视镜里看他,调笑道:“这就是你的对手演员吗,看起来挺面熟的,我妈妈挺喜欢看他演的剧,是叫什么,魔法床?长得蛮好看,就是运气好像不是太好,没有演过主角。”

 

Mile也笑起来,“现在不是有了吗,我有预感,等到播出的时候,一定能上世趋。”

 

“哈哈哈有你在,就是很有信心。”等到播出估计还有一年多两年的时间,太遥远了,当下还是八卦比较重要,朋友也确实比较好奇,语气贱兮兮的,“说起来,你这剧本尺度蛮大的吧,NC戏,真的要和男的拍吗,哇哇,想想就觉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还好吧。”Mile回想了下今天的吻,笑得很斯文,“现在还没有遇到反感的情况,和亲女生差不多。”

 

差不多个鬼。

 

不仅不反感,好像还有点上头。说实在的,一亲下去,就很难自控,尤其是Apo并不老实,会有一些反抗动作,满脑子都是怎么压制他。

 

车很快到了酒店。

 

跟朋友道了谢,又告别几句,总算结束了今天的社交。洗澡的时候,Mile忽然想起来第一次见Apo,应该是13年左右,大三,在学校外的GYM。那时候法政大学的小学弟刚入校不久,整个人还是修长单薄的体态,皮肤白净,脸型瘦窄又有点婴儿肥,下巴尖比很多女生还要纤细。黑框眼镜,加深蓝t牛仔裤,学生气质浓郁。

 

风流灵动的眉眼还没习惯于暴露人前。

 

当时只有一个感叹:好漂亮,好像展昭,侠气肆意,端庄凛然。

 

毕竟很少有人一出生就那么像展昭。

 

同一个学校,又是学长学弟的关系,健身时经常碰到,于是顺理成章的加了LINE,大多是见面时撞撞肩打个招呼。偶尔聊天得知小学弟已经签约了泰国三台,五年长约,走演艺道路,健身塑形也是为了动作戏打基础。

 

Mile给三台审美点了个赞,虽然有些剧确实硬汉到有点落伍了。

 

很快Mile也面临毕业,从学校离开,以成人的身份进入社会,在自家产业和梦想之间,比较叛逆的去搞了乐队。Apo参演的作品也开始在电视上播,三台正剧演员,虽然此时还只是个小配角。

 

没有意外,所以也没有太多联系。

 

或许用一个更普遍的词汇来形容——校友,只是身份标签而已。

 

故事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大多数人的轨迹只有一个交点,或许短暂重合,但很快就分道扬镳。神似展昭的小学弟自然也在这个范畴。

 

直到Mile接到了一个剧本,备注:快要散架、摇摇欲坠、马上黄掉的项目。他在寻找机会踏入影视圈,冉冉升起的BL剧行业是一张还算不错的入场券,短期的投资回报比很高,前提是克服心理抵触。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gay,观众想看的,也不是真的gay的故事,而是double消费男色的快乐。

 

在拟邀请名录上,有一个熟悉的名字:

 

Nattawin.

 

 

Mile披着浴袍走出来,头发湿漉漉滴水,他一边用毛巾擦着,一边探手拿起床头充电的手机,Messenger亮起消息提醒。是那个Nattawin。

 

Apo:第一次演戏的人,很容易投入过度,可能会影响你后面的拍摄,需要调整吗

Apo:吻戏也有很多表演技巧

Apo:(小熊微笑表情)

 

吻戏对Apo来说应该是司空见惯,已经决定为艺术、为名利献身,却还要纠结这些问题,看来确实受到了很大震撼。Mile嘴角勾笑,开始打字回复。

 

小熊:好,你来教我吗

小熊:就像用枪那样?

 

另一边的Apo握着手机,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看不懂泰语了。

 

什么教?教什么?怎么教?


TBC


平平无奇烂梗小天才的展昭替身文学(x)

mile:确实是马上黄掉(字面意思)

第一次演戏没有技巧全是感情把对手演员亲懵了落荒而逃这个设定好香有谁懂......

评论(35)

热度(377)

  1.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