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玉

如夏花

【MlieApo】北纬13°45′ Ⅲ

时间线剧集拍摄中


伪纪实

 


亲密训练——

 

顾名思义,是培养角色亲密度的一种方式,在BL剧,甚至BG亲密戏拍摄前,导演会安排workshop,提前演练,以求接近真实情侣的爱与欲。

 

直男虽然理性下海,但感性依然排斥同性身躯,上不了手,下不去嘴,温情脉脉的爱抚,看起来都像在烧烤摊上做鸡抹香料。

 

做鸡,好难。

 

如果是长相漂亮的男孩子,还可以心理暗示,假装自己在和异性亲近。可惜Apo不是柔美挂的,瘦而不弱,棱角分明,比很多top都要硬朗帅气,man得离谱。反倒是Mile的奶声和笑容,更符合传统审美对buttom的认知。

 

“需要清场吗?”唯一的女导演问。

 

三位导演,风格刚柔并济,几乎是电影配置,豪华得已经超脱BL剧范围。她负责KinnPorsche整部剧的感情部分,一贯的细腻唯美,更能洞察女性用户对画面的需求。

 

“嗯,我有点不太好意思。”Mile害羞一笑,眉眼弯弯望过来,眼神能捏出水来,很是个娇羞样子,茶里茶气,“Apo应该也是吧,被这么多人看到。”

 

Tui~

 

Apo默默翻了个白眼,浅呸一口,对这种厚脸皮行为表示唾弃,你害羞个鬼,第一面就敢把他怼墙上亲,工作人员可比现在多多了。

 

“我没问题。”他倒无所谓清不清场,镜头之内,Apo Nattawin永远敬业,既然为作品做准备,那就做到极致。每部剧从筹备到拍摄,基本都要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各种各样的workshop,这次只是特殊了一点。


从剧本看,NC戏不止一场,早点适应比较好。


workshop期间拍摄记录,后期作为物料放出,亦是泰剧传统。导演善解人意地只留下了一位摄影师,示意两人可以开始了。

 

本来没什么,Mile靠过来的那一瞬间,Apo脑海中忽然掠过一个想法——

 

密室,床,摄影机,两个男人,奇怪的气氛。

 

经典钙片配置。

 

Mile已经在床边盘腿坐好,笑意盈盈,问道:“你先还是我先?”

 

无数推特菩萨在脑海翻涌,堪比无间地狱。一旦想法出现,就很难忘记,Apo努力忽视掉奇怪的感觉,声音压得很帅,自觉地倾身压过,手撑在对方腿侧,呼吸渐近,“我先来吧,Kinn少爷。”

 

他尝试进入角色,成为Porsche。

 

Porsche现在会怎么做呢?

 

少爷配合地闭上了眼,嘴角微微翘起,眉目贵气,睫毛浓而黑,投出一片安静的阴影。第一次亲密训练,不会规定太多肢体接触,以熟悉气息为主,Apo慢慢靠近,鼻尖隔着一层空气轻蹭脸颊,如一只野生的豹猫,灵敏而警惕地闻嗅。

 

脸颊,耳侧,脖颈。

 

淡淡的古龙水香气,薄荷须后水,与自然清新毫无关联,是一种成熟男性金钱与性魅力堆叠的味道,挤满鼻腔。

 

呼吸扑到颈侧皮肤时,Mile喉结滚了下,肩膀僵硬地绷起,克制动作。Apo终于有扳回一局的感觉,这厚脸皮的家伙也在紧张。他心里哼哼,肉体接触这件事,果然是谁占据主动谁有优势。


被压制亲吻只是偶然事件。

 

他动作很保守,绕着圈蹭了几遍,像只撒娇的小猫,在狮子身边小心翼翼的试探。导演在旁边终于忍不住笑出声,花枝乱颤。


“Apo,你刚刚好像那个,便利店收银员用的扫描仪,Mile脸上是有什么条形码吗?或者医院用的x光,骨头都要扫出来了。”

 

她一边说,一边虚空比划,假装在扫描商品。

 

“好像小猫咪,noo。”商品本品也跟着哈哈取笑,挨了一顿羽毛枕捶。猛男害羞先打一套拳,Apo脸有点红,好在肤色深看不出来,唯有烫热的耳尖出卖了他。

 

“你们两个可以再亲近一点哦,稍微靠近些,不要害怕,不会伤害彼此,苏苏呐。”

 

导演在镜头后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Mile点点头,换成他的场合,同样是手撑在对方身侧,却好像要把Apo扑倒在床上,蛇类进攻前的姿势。Apo忍不住后仰,呼吸紧张,手抓着床单,看着天敌一点点靠近。

 

Mile的气息很轻柔,在颊边来回搔刮,像柔软的羽毛刷反复试探,Apo抿紧了唇,竭力忍耐逃离的冲动,却仿佛释放了一个错误信号,那高挺鼻尖在他下巴顶了顶,随后呼吸吹到唇上,小鸡啄米式的啄吻。

 

喂喂,你又发什么疯,混蛋。

 

非拍戏状态Apo并不想和一个硬邦邦的男人亲来亲去,他不断后仰,整个人快被Mile压到床头去,颈部线条修长漂亮,脆弱地悬空。这位少爷轻笑一声,不再逗他,柔软的嘴唇在他额头蹭蹭,将眉毛抵成一个要哭不哭的八字。

 

很像情动时蹙眉的模样。

 

又可怜,又勾人。

 

Apo察觉到对方呼吸沉重了些,脸埋在颈间,慢慢磨蹭了几下,才坐起身,结束这一轮训练。

 

“还ok吗?”Mile伸手拉了他一把。

 

Apo动作夸张地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长长吐出一口气,竖起大拇指。他有些说不出话,平时嘴炮王者,遇到这种话不多说就是干的勇士,只有被玩弄的份。

 

该说什么?真不错,当你女友一定很幸福?

 

太离谱了。

 

亲密训练之后还有日常的拉伸训练,去往训练室的廊道昏暗狭长,逼仄的吊顶装饰着描金佛画,在夕阳中折射金辉。众生皆苦,修行问心。两人脚步交叠,Apo忽然问:“你有过同性伴侣吗?”

 

他目光未看向Mile,好像只是随口提了个小问题。

 

Mile瞥了他一眼,又收回眼神,笑笑,“没有,我可是很传统的,喜欢皮肤很白的可爱女生。”

 

黑皮帅哥撤着下巴睥睨他,脸扯成表情包,明显不相信,语调都拔高了,“传统?”

 

传统到在非工作时间对同事又亲又抱,不讲男德。

 

“我有没有说过,你长得很像包青天里面的展昭,都是很帅的类型。当时试镜通过的时候,我就在想,跟你拍戏是什么样子,哇要跟这么帅的人一起对戏,压力超大。但这毕竟是工作,很重要,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

 

如果长相可以打分,Apo绝对是100,褪去少年时的青涩,如葡萄散发出成熟的气息。换成其他人,他绝对不会有如此无法自制的时刻。无法更改的引力,Mile选择接受,在朦胧中探索,“和你亲密还可以忍受,换成Kohm,我已经退出剧组了。”

 

Apo想起这位专拍恐怖灵异电影的电影,胡子浓密得仿佛湄公河底的水草,真正的黑帮长相的导演:“.......”

 

太合理了,无法反驳。


因为长相而放宽限制,看颜下菜,很现实,也很真实。他能感觉到,这位少爷过往情史不少,年轻多金,白纸一张反而奇怪。

 

“庆幸吧,还好是我,吻技又那么棒,不要上瘾哦。”Mile态度十分坦然,在吻戏之外保持距离,完全不像喜欢男人的样子,笑眯眯地八卦,“难道Apo你有过同性伴侣,这么敏感。”

 

“以前没有过,以后......不知道。”据说世界上只有6%的人取向是绝对的,Apo并不想对自己下定义。


因为欣赏,因为sex,因为灵魂上的一点共鸣,而发生一段亲密关系,彼此汲取,再正常不过。生命的段落无法延长,单向行走,又何必辜负沿途的奇遇。


“不要对你的吻技太有自信,离我差远了,老子可是French kiss。”他抬腿朝mile屁股上踢了一脚,笑得不像个好东西,“一会拉伸我帮你压腿。”

 

“蟹啊。”Mile少爷立马戴上了痛苦面具。他动作戏很多,想打的好看,首先身体要足够柔韧灵活,身形舒展。一群男人天天被练的鬼哭狼嚎,脏话连篇,王德发和厚礼蟹此起彼伏。

 

不是所有人都有Apo那变态的柔韧度,横叉就跟喝水一样。少爷不止嘴硬,身板也硬得能当板砖,每每被摧残得如残花败柳。

 

当然成效也很卓然,高踢腿有模有样,动作利落很多。

 

“全身上下就骨头硬了,毕竟是工作嘛,很重要,有什么放不开的呢。”

 

“......”

 

还真是记仇的小猫。

 

“还有更硬的,你想试试?”

 

对付Apo这种嘴强王者,当然要比他更不要脸。


TBC


Apo:你好骚啊.jp


平时骚话一堆但实际意外的菜呢Apo(被打


放一个可爱老婆!娜拉津津,好喜欢笑起来的样子


评论(23)

热度(288)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