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玉

如夏花

【KinnPorsche】泰兰德的美丽传说 02

非典型小妈文学+ABO


一些满足xp的私设


02


检查完毕,确定没有大碍,家庭医生提着箱子离开,嘱咐Kinn少爷这两天好好休息,注意静养。

 

Kinn面带微笑跟医生道别,无论何时都要保持少爷气派,端庄优雅,斯文有礼。

 

直到看到——

 

罪魁祸首端端正正站在离他最远的门口,充满了干了坏事的心虚感,随时准备跑路。察觉到逐渐压低的空气,眼神开始游移,背过身去,假装研究天花板上装饰的纹路,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感叹:“今天天气真不错啊。”

 

Pete瞥了眼窗外,狂风暴雨,堪称灾难片预演。

 

他差点没忍住笑,在少爷的眼刀下咳了一声,板起张脸,妹妹头都严肃了不少。

 

“Porsche。”Kinn发现了,对付厚脸皮的保镖不能太委婉,直接点名,勾了勾手,示意过来。

 

保时捷双手食指点了点自己胸口,得到肯定的答复,挑挑眉,抿着嘴拖着脚步走到少爷面前。他的雇主虽然是江先生,但是在保镖和儿子间,怎么选择不言而喻。这事可大可小,怎么处理,全凭这位少爷心情。

 

有钱人的心眼比处女膜上的洞还小。

 

“Kinn少爷。”他抬着头,梳理好的额发因为突发情况松散地落下几缕,挡住那双过于锐利的眼睛,黑眸居高临下,平静异常,没有继续辩解。

 

“不错,胆子很大。”Kinn没有生气,知道这刺头性格,如路边野草野蛮放肆。他转动着左手上的家族戒指,嗓音清晰缓慢,一字一顿的段落感,说出的话却带着血腥气:


“你不归我管,我不会直接惩罚你,但是父亲那边一定会知道,违反了守则,都要接受惩罚,没有特例。沉泰国湾,或者去芭提雅继续奉献,你会选哪个?”

 

“芭提雅?”Porsche只知道是旅游胜地,他年纪小,一直为生计奔波,还没去过。

 

他在对方玩味的眼神中迅速反应过来,应该是某些21+的产业,人妖表演或者陪游之类的,发现对方不像开玩笑,又惊恐又无语,“你们真的太变态了,如果要赚钱的话,我去当牛郎应该更合适。”

 

在酒吧当调酒师的时候,就不知道多少人垂涎他的肉体,万铢求一睡。

 

Kinn挑挑眉,不置可否。

 

一个栗色脑袋钻进病房,手里拿了两个苹果,抛给Kinn一个,天坤少爷穿着依然古里古怪,配色大胆得领先潮流20年。


他身躯单薄,不像黑帮少爷,更像那些天马行空四处流浪的艺术家。藏在茶色镜片后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语调夸张,“听说你受伤了,现在一看,不是挺有精神的。”

 

这个家里人人都有八百个心眼,江先生不提,即便是不理庶务的天坤,对这座庭院里风吹草动也了如指掌。Porsche分辨不出Kinn是不是在吓唬他,但大少一眼就看穿了弟弟的故作高深。

 

他把另一个红苹果丢给被恐吓的Porsche,自顾自找沙发坐下来,颐指气使:“给我削皮。”

 

保时捷从未和这位传说中的大少爷打过交道,也没见过这样奇怪的人,犹疑了几秒,从西裤摸出一把蝴蝶刀,随手转了个花,手指修长,刃光如流星蝴蝶,落在饱满的果皮上,几乎有种调制鸡尾酒的赏心悦目。

 

他来的时间短,江先生多疑尤甚Kinn,所以还没配枪,只拿着冷兵器防身。

 

气氛微妙的和缓了些,保时捷削好苹果,递给大少爷,Pete在一旁浅浅鼓了两下掌,称赞道:“很久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手法了,我有手的时候,也是这么玩的。”

 

说得好像现在没手一样。但确实是好意。

 

黑帮自有真情在。

 

另一位没手的少爷把自己的苹果也塞到他手里,下巴指示,让他再来一遍。

 

保时捷挑起单侧眉,握着苹果上下掂了掂,面对这张装的不行的脸,就很想打破云淡风轻的壳子。一个次子,比长男还摆谱,搞什么大将之风。

 

他削好皮,Kinn自然地伸出手,手指修长,掌心朝上,等着小仆人上供。

 

Porsche当着他面咔嚓一口,看着那张震惊的面孔,故作惊讶:“Kinn少爷,您要亲自吃吗,刚刚没讲话还以为是赏给我了,真不好意思。”

 

说着,捏起果梗,把这缺了一口的果子端端正正放到少爷手里,仿佛乔布斯转世灵童。

 

“Think Different,嗯哼~”保时捷wink了下,转身,长腿迈向门口,马甲收束出一握窄腰摇曳,边走边摸烟,叼到嘴里,比展昭还潇洒。“我去找江先生领罚,Kinn少爷好好休息。”

 

“......”

 

系啊。

 

Kinn少爷攥紧了坨子,现在think是挺different,这家伙到底是怎么通过保镖测试,入选第一家族的?

 

一个年轻的,嚣张的,毫无驯化可言的Alpha。

 

Alpha生性桀骜不受管控,表现欲竞争欲都异常强烈,虽然体格好,但是安保一般会选择更加稳定可靠的beta,像保时捷这样的,看个人信息就会被刷掉。

 

“去调查一下,Porsche的所有资料,重点,他是怎么进入Theerapankul。”Kinn冷静下来,吩咐阿肯,“顺便关注一下,江先生打算怎么处理。”

 

他们家人丁不旺,袭击本家少爷是件很严重的事故。现在就看江先生打算严惩还是包庇,如果包庇——

 

来路不明,又能得到父亲另眼相待,Porsche的身份就很值得怀疑了。

 

 -

 

出乎预料的是,江先生的惩罚异常严酷。

 

“Porsche回去之后,没过多久,就到外面跪着了。”阿肯小声报告,“离得太远,听不到江先生说了什么。”

 

窗外暴雨如注,天河倒悬,晦暗不辨。

 

一个削薄人影笔直跪在院中,在天地伟力面前,如此渺小单薄。白衬衫被雨水浸透了,沉重地贴在皮肤上,水珠沿着下巴砸到泥泞的地面。

 

和扎马步,做俯卧撑这些现代的体罚不同,在更年长幽深的Theerapankul家族还保留着上世纪的惩罚方式,肉体的磨难只是短暂修行,心灵折磨才更能驯服不听话的猎犬。如何准确挖掘对方最痛苦的点,也是一门学问。

 

但是Porsche太好懂了。

 

他是淤泥中长出的向日葵,冰雪皑皑下挺拔的红杉林,是撒哈拉掠过的风,粗粝的自由。

 

却有一颗敏感的心。

 

这颗心让他璀璨夺目,也让他捆缚重重。

 

房间内没点灯,昏暗蒙昧,墙上自鸣钟静悄悄走着,江先生站在窗后,看着院中不肯低头折腰的青年,难得有些出神。很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雨夜,她也是这么沉默着,同父亲的威权对峙,那双倔强不肯熄灭的眼睛,交错时空,慢慢重叠。

 

那时院子还没那么旧,人还没那么冷血。

 

如今却只能盘踞在金钱和权力的躯壳上,用爪牙攫取。

 

上位者的威严不能为小人物破例。如果不是这桩意外,他还能留Porsche在身边,就近掌控。时也命也,可惜了。江先生向黑暗中走去,嗓音平和,不怒自威:“让他跪到12点钟,然后......去天坤那边吧。”

 

Porsche不知道自己淋了多久的雨,睫毛湿透了,蒙住视线,长久的暴雨让他开始失温,嘴唇青白发抖,双腿已经没有知觉,这种跪法,膝盖废掉也有可能。唯独脊背还是挺直的,如同一座沉默的墓碑。

 

嘴甜一些,撒个娇,祈求讨饶,就像自己应付那些有钱的女人一样,难道不可以吗,偏偏要吃这种苦头。

 

你的自尊不值钱,又不是没出卖过身体。他自嘲着,老子十六岁就告别童贞了,用过都说好,多少人念念不忘,如今反而扭扭捏捏。

 

操蛋的人生。

 

一把黑伞撑在上方,挡住瓢泼大雨,渐变色西装包裹着强悍肉体,即便不开口,也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你来看我笑话吗?恭喜你,得偿所愿。”保时捷头也没抬,说话间嗓音颤抖,嘲讽的话语吐出来,因为虚弱而显得有些可怜,像被淋湿的小狗,“果然黑帮没一个好东西,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到这个鬼地方,离我远点,晦气。”

 

“还能骂这么多,看来惩罚还不够深刻?”

 

保时捷闭嘴了。

 

每一块骨头线条都写着抗拒,不甘心,想打人。

 

“你这么野的性格,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要到这里来,目的是什么。”和他的狼狈不同,Kinn好整以暇,语气平静,好似只是咖啡厅中和友人闲聊。

 

Porsche沉默了会儿,疲惫和愤恨削弱了他的心理防线,和罪魁祸首吐露心声:“我叔叔欠了赌场的高利贷,两百万,江先生还了,代价是我要进入Theerapankul成为保镖。我弟弟......快上大学,他还有更好的未来。”

 

Kinn瞬间反应过来这不是巧合,继续问道:“江先生怎么会注意到你?”

 

曼谷有超过一千三百万人口,人潮如砂砾,一个小人物,凭什么让黑帮大佬做局设计。

 

“我怎么知道......”

 

Porsche眼前发黑,咬了咬牙,试图让自己清醒起来,身形摇摇欲坠,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少爷腿边,彻底失去意识。

 

Kinn少爷一把抓住他肩膀,避免跌进泥水里,偏了偏头,示意身后的保镖将人抬起来。

 

雨水冲洗掉了信息素的味道,他观察着Porsche,即使昏倒了依然眉头紧皱,英气俊美;又伸手揉了下对方后颈,凑近了汲取,极淡的森林般的气味,对一个Alpha来说过于清淡,但也完全异于Omega

 

安排给天坤,而不是自己,未尝不是一种隐秘的保护。毕竟自己记仇,又有过冲突,找机会下手整治稀松平常。

 

Porsche,很可能是父亲的私生子,流落在外,刚刚找回。在大家族里此类传说从未断绝,亦有私生子上位的案例。

 

不死不休的对手,正虚弱地倒在他面前。


TBC


少爷:平平无奇推理小天才


保时捷:等着被我夺权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bushi)


保时捷是A装B(想不到吧),强A改造多香啊被迫乱七八糟,不存在的东西支棱起来了.jpg



评论(26)

热度(395)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