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玉

如夏花

【KP】泰兰德的美丽传说 04

非典型小妈文学+双A设定


一些过渡,剧情重制


04


Porsche虽然分配给了大少爷天坤,但并未立刻到岗,他身上野路子习气太重,桀骜不驯,需要做一些符合保镖身份的特训。包括而不限于重修保镖守则、家族规矩,加强水下逃生、射击训练等等项目。

 

领到了第一把手枪,格洛克17型。拿到手里的时候还有些恍然:他的人生,正如此巨大而清晰地变化着。

 

新室友是Pete,一个清秀的年轻beta,齐额黑发,笑起来颊侧凹出两个梨涡,幼齿得让人怀疑第一家族是否在雇佣未成年。


而正是这个看起来一脸无害单薄白嫩的小男生,是天坤少爷的首席保镖,最能打的攻坚手。


括号,屁股很翘。

 

养好伤,经过一连串特训,除了每天鸡飞狗跳被罚之外,Porsche逐渐明白了保镖主管的含金量,他没和Pete交过手,对双方实力还有点怀疑;同时也更深刻认知到一个事实——

Kinn少爷是Theerapanyakul家族最正常的人。

 

多么离谱而又让人难过的事实。

 

在连续三天观看同一部电视剧之后,Porsche骨子里的叛逆基因开始作祟,忍不住嘴贱,每次关键节点疯狂剧透,颇有几分‘领导倒酒我不喝,领导夹菜我转桌’的滚刀肉气质。

 

“凶手是那个牙医。”

 

“老板娘是帮凶。”

 

“兄弟俩死了一个,也是牙医干的。”

 

被忍无可忍的天坤一脚踹出房间。

 

保时捷悻悻地走出房门,转身就露出了快乐的笑容,溜到花园抽烟。台风破坏后的绿植经过修整,恢复往日葱郁繁茂,阔叶锦遮天蔽日,淡黄的鸡蛋花从石板缝隙顶出生机。

 

他单手抄进西装裤口袋,仰着脸,吐出一口烟,眯起眼睛,看雾霭流玉缱绻上浮,勾连在枝叶间,很快又散个干净。

 

阳光照在脸上,在不知疲倦的永恒夏季,热烈而浪漫。

 

保时捷长舒一口气,心情松散了不少,抓了把鱼食,坐在水池边,投喂天坤少爷的两个好大儿——

 

伊丽莎白和塞巴斯蒂安。

 

两头猪鲤圆滚滚的,镂金铺翠,在水中轻盈游弋,追逐鱼食,青深水草随着波纹缓慢晃动。

 

自由自在。

 

真让人羡慕。想睡午觉。想吃烤鱼。纷杂的念头在脑海中做布朗运动,Porsche眼珠子左右转了转,忽然想到一个馊主意。

 

这边天坤赶走了剧透狂魔,终于能安安心心坐在沙发上,从变态牙医换到狗血伦理剧,为他可怜的女主角流泪,眼睛哭的红彤彤的,擦了半包抽纸。Pete和Arm站在沙发后,勉强跟随剧情做出表情,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怀疑Porsche是不是故意惹天坤少爷,就是为了出去散心。

 

不得不说,猜的很准。

 

至于吃着爆米花的Job,大高个儿是真的傻。

 

“天坤少爷,时间不早了,该吃饭了。”Pete硬着头皮提醒,每次充当闹钟,都要准备好成为大少爷的情绪垃圾桶。

 

今天比较反常,天坤有些心不在焉,捏着遥控器,神经质地扣住按键,快速换了几个片子,转身道:“那就去吃饭吧,Porsche呢,叫上他一起。”

 

“嗷,这里。”保时捷从门缝里伸出一只爪子,摇了摇,像小黑猫爪。

 

“......”

 

大少爷虽然疯疯癫癫,经常折腾Pete他们,奇怪的惩罚游戏数不胜数;但某种意义上,他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雇主,真性情,不摆架子,对于自己的保镖们非常信任。

 

Kinn:有被内涵到。

 

Porsche快步走在前面,拉开椅子,让天坤坐在主位。今天的主菜是泰式盐焗烤鱼,鱼腹内塞满香茅、班兰叶、鱼露,炭火慢烤,装盘前淋上柠檬汁,口感酸辣清爽,鱼肉鲜嫩多汁,让人忍不住含泪再干两碗饭。

 

黑帮小燕子咬着下唇,目光在桌上扫视,琢磨着贩剑的时机。

 

天坤少爷捏着餐巾,翘起兰花指,优雅地擦去嘴角沾的酱料,从神情看,对这一餐安排还算满意,对Porsche难得提出表扬:“我在家没吃过这个,味道还可以。”

 

“因为是平民菜谱,我家那边开的那家烤鱼摊子更好吃。”Porsche捏着餐勺,假装随口提起,“说起来,家里鱼养的真好啊,我刚刚在池子里随便一捞,好大两条,送到餐厅来了。没想到烤出来蛮好吃,还以为会很多刺......”

 

他话音未落,Pete和Arm已经如遭雷击,脸都变形了,惊恐地看向天坤少爷。

 

一秒。

 

两秒。

 

三秒。

 

死一般的沉寂,天坤少爷忽然尖叫一声,撒腿直冲门口,抓都抓不住,边跑边声嘶力竭地大喊:“我的孩子!!!——”

 

“伊丽莎白!塞巴斯蒂安!”

 

同来吃饭的Kinn少爷,合手礼刚举到一半,差点被他弱不禁风的瘦弱兄长撞翻在地,捂着发疼的胸口,望着一群明显不符合上流黑帮的兵荒马乱的背影,浓眉紧皱,不知道他们又在搞什么名堂。

 

自从Porsche加入,他家的画风越来越奇怪。

 

大少爷一路狂奔到水池边,趴在石围上,两头傻鱼以为又有投食,浮到水面吐泡泡,尾巴有力甩动,溅了倒霉人类一头脸的水。

 

“......”浅色发梢水珠滴落,腥味淡淡,天坤伸手抹了抹,终于反应过来,面色都涨红了,吼了一嗓子:“Porsche!你个混蛋,竟然敢骗我!”

 

保时捷扶着膝盖,笑得直不起腰。

 

愤怒给予人以力量,天坤再怎么说也是个成年Alpha,抓住他领口,一把掼到水池边,面朝上按在石阶上。


Porsche腰下浮空,半个身子悬在水面,眉眼弯弯,举起双手投降,低声安抚道:“你的鱼,我没有动它们哦,还好好活着。鲤鱼多刺,肉又老,烤鱼当然要用罗非来做,这是常识。”

 

听众更生气了——

 

“伊丽莎白和塞巴斯蒂安如果是罗非鱼的话,你就要吃掉?”


奇怪的重点,

 

“怎么会,任何人的珍宝都值得好好保护。”Porsche目光纯粹,收起浮浪,嗓音低缓,如善解人意的心理医生,每个字都搔刮着灵魂。“这样难道不好吗,tankuhn少爷,一些意外的刺激,比影视剧更真实。作为赔礼道歉,能不能邀请您晚上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每次相信你准没有好事。”天坤哼了一声,松开手,转过头不想搭理他,自己念叨:“我才不要出去,外面太危险了。”

 

保时捷猜的没错,他喜欢这样极限的情绪刺激,愤怒,愉悦,悲伤,真实的人性,会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面具戴久了,也就长进了肉里。这个家里,每个人都有一张假面孔,虚伪是他们的生存技能,越伪装,越狡猾,地位越高。天坤不喜欢这样的生活,看着Kinn从一个天真的少年,长成如今冷酷多疑的下任家主,宿命般的无力和悲伤如潮水涌没。

 

Porsche是不一样的。

 

他是未经规整的野草,迎风而起,伸展得肆无忌惮。如果这是父亲的孩子,会给家族带来不一样的未来吗?

 

难以预测。

 

神念迅疾如雷,电光火石间千回百转,面上却看不出分毫。

 

保时捷理了理被扯乱的领带,肩膀撞撞天坤,知道他没真的生气,甜着嗓音继续怂恿:“去嘛去嘛。”

 

“不去。”

“去嘛。”

 

Pete他们也跟着起哄,去嘛去嘛。天坤被缠的无法,发现自己似乎和Kinn一样,底线一点点退却,只好瞪了Porsche一眼,警告他不要太嚣张,“就这一次,要是不好玩,你去洗一周的盘子。”

 

“没问题没问题。”Porsche连声应下,在天坤身后朝Pete挑挑眉,两人相视一笑,轻轻击了个掌。

 

Kinn站在远处,将这一出好戏尽收眼底,饶有兴致。他每天工作繁忙,来去匆匆;而Porsche要么在训练,要么陪天坤玩,鲜少有偶遇的机会。这家伙魅力不是一般的大,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从少爷到保镖都已收入囊中。

 

他在建立与天坤的信任。

 

手段精妙。

 

如果保时捷能猜到这位少爷内心所想,肯定要tui上一口,心灵脏的人看什么都脏,不明白这世上还有真心。魅力的本质是人情味,人非手段,而是目的。

 

可惜他没有上帝视角,看到对方走近,出于对上次善意的感谢,礼貌邀约:“我们晚上打算出去玩,可能会比较久,Kinn少爷要一起吗?”

 

他以为Kinn会拒绝。

 

少爷眉眼深深,从他身上掠过,矜持地点了点头。

 

-

 

事实上,到最后Porsche还是不明白,Kinn为什么跟过来。

 

玉姐的酒吧光线斑斓,氦气灯带装饰墙面,令人目眩的光污染;重低音擂动心脏,节奏激烈,一切的一切,都渗透着荷尔蒙的具象,血脉偾张的诱惑。

 

最诱惑的当属调酒师。

 

Porsche重操旧业,双手合扣调酒器具,用力摇晃,小臂线条绷紧,黑衬衫扣子解到倒数第二嗑,胸口大片麦色皮肤欲遮还露,蛇骨链滑进阴影里,随着动作一闪一闪。


他肆无忌惮释放着属于Alpha的致命吸引力,肉体美好,神态撩人。

 

“Porn Star Martini”将一杯鸡尾酒推到Kinn面前,Porsche勾起唇角,做了个请的手势,“还你那杯猕猴桃汁,这位先生,请品尝。”

 

Kinn端起杯子,鼻尖闻了闻,浅啜一口,并未多饮,点点头:“确实很不错。”

 

他在任何喜好上都是浅尝辄止,让人抓不到把柄。

 

“切~”Porsche嘘了一声,最烦这种装模作样的客人,大家来酒吧是喝酒找快乐的,而不是装逼。反而天坤比较投入,几杯下去,开始上头,将外套一甩,开始跟着节奏蹦跶。

 

群魔乱舞。

 

Kinn少爷发丝未乱,眼神平静,除了面上两片微醺的酒晕,几乎看不出摄入酒精。他扫过这片狼藉战场,眼睛微眯,敏锐地发现保时捷不见了。

 

酒吧后门的小巷子,狭窄得只能两人并肩通过,灯光蓝红交杂,地上扔满了经年累月用过的保险套。欲望焚身的露水鸳鸯,等不及去酒店开房,直接在这里解决需求。

 

少爷抬脚迈过,价格高昂的皮鞋踩在这些肮脏产物上,色彩强烈的傲慢。

 

小巷尽头,保时捷抽着烟,手指掸了掸烟灰。他的车停在家里,于是借了Jom的重型摩托,打算速战速决。拍了拍朋友告别,抬腿上车,正要发动,忽然背后传来一道声音。

 

“Porsche。”

 

他被吓得浑身一抖,烟掉到大腿,差点把裤子烫一个洞。看到是谁后,忍不住骂了一句:“能不能不要跟幽灵一样,突然出现,很吓人的。”

 

“你要去哪里,现在是执勤时间吧,难道是跟谁报信?”Kinn少爷语气和缓,慢条斯理,眼神如鹰隼紧紧捉住猎物,等他解释。

 

“我去享受一下成年人的快乐可以吗,Kinn少爷要跟着看看?”Porsche默默翻了个白眼,随口搪塞,明显不希望被人知道踪迹。

 

少爷翻身上车,揽住他腰,在耳边命令:“走吧。”

 

保时捷:“?”

 

你变态吗?


TBC


昂贵的少爷,和他性感的保时捷


现在还是好奇>欲望的阶段


很喜欢庭院日常www(然后就刹不住写了四千字,泪)


一个小彩蛋:关于搂腰,彩蛋基本是正文一些梗的发散,不影响剧情

评论(41)

热度(381)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