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玉

如夏花

【KP】泰兰德的美丽传说 05

非典型小妈文学+双A设定


一些喜欢的亲亲www


05


摩托车后座狭窄,脚踏又小,本就不适合载客,想要坐稳不得不贴得很近。Kinn下意识想扶住什么保持平衡,没想到手一伸,直接从Porsche敞开的衬衫口摸了进去。

 

“......”胸口肌肤滑腻弹实,肉贴肉的触感微妙而熟悉,如果能换个时间地点,是Kinn熟悉的流程。

 

“......”Porsche也没想到他会有这神来一手,当场愣住,头一次遭遇职场性骚扰。

 

“练得不错,回去可以多练练下肢力量,有时候跑得快能救你一命。”Kinn清了下嗓子,正经地摸了一遍,才若无其事抽回手,隔着衣服重新扶在Porsche那一握腰上,百达翡丽束在手腕,表盘碎钻火彩闪耀,对比鲜明,奢靡昂贵。“两分钟了,还不出发吗?”

 

装模作样。有钱人耍流氓都别具一格。

 

“两分钟瞧不起谁呢?坐稳了,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泰兰德之风。”Porsche俯低上身,油门一脚踩到底,重型摩托发出低沉咆哮,如离弦之箭,飞速弹了出去。


他没戴头盔,短发在风中猎猎,仿佛振翅的飞鸟,向着自由之地一路疾驰。

 

Kinn被这狂野启动惊到,手臂揽得更重,紧紧圈在Porsche腰上,余光中路边景色飞速倒退,快得来不及捕捉。更深夜寂,道路上空无一人,路灯昏暗连绵,映出两道紧密相拥的影子,世界不复存在,灵魂在末世逃亡。

 

摩托车一个甩尾,钻进了昏暗小巷里,车轮抓地尖锐摩擦,肾上腺素飙升的刺激感。

 

“你要去哪里?”风声在耳边炸开,少爷贴着对方颈边,嗅到了淡淡的烟草酒精,以及难以掩盖的森林味道。

 

Porsche的气味。

 

“成年人的快乐,把你卖掉,应该能值个100万铢。”Porsche揶揄了句,久违的自由让他心情愉悦,酒精在血液中发酵,心跳快飞出胸腔,“还好这个时间没有交警,不然咱俩完蛋。这条路我以前天天走,闭着眼睛也能开回去,换成你就不一定了。”

 

他这句话倒是没骗人,Kinn少爷在曼谷生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复杂而破旧的道路。羊肠小道盘旋曲折,路边堆满了杂物,成箱的啤酒,生鲜食材,煤气罐,报废家具,几辆嘟嘟车横七扭八,把路几乎封死了。

 

Porsche开足马力,速度未减,从各个障碍物间的缝隙中快速穿梭,游刃有余,有好几次Kinn都以为自己膝盖要被撞碎,下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

 

太疯了。

 

他心跳极快,暴力得似乎与发动机气缸共振,亦或是Porsche同样急促的心音。恐惧与渴望,从来相伴而生。Kinn想起上次会面被Tom摆了一道,小巷追逐,如果眼前这人在的话,会不会更快结束战斗?

 

会是什么样的相遇呢?

 

以Porsche的身手,收拾几个残兵不在话下,腰身一拧一旋,能把人下巴踢脱臼。然后吊儿郎当地找他要报酬,叼着烟敲诈勒索,不知天高地厚的坏小子,早晚会踢到铁板。

 

Kinn低头笑了声,发胶撑不住猎猎晚风,额发凌乱垂下,搭在鼻尖上,为那张端庄贵气的脸庞增添了几分随意的风情。

 

可惜我们都只有一次人生,有些相遇,无法重演。

 

没过多久,Porsche速度终于放缓,摩托车的嘶吼婉转了很多,几乎听不到声音,不管是听觉还是视觉,都传达着一个信息——

 

狗狗祟祟。

 

Kinn不禁怀疑,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是过来找相好的,享受成年人的快乐吧?

 

很快到了目的地,Porsche一个翻身,忘记身后还坐着位少爷,差点一腿把人扫下去,还好少爷反应够快,仰身躲过袭击。他赶紧伸手扶住了,抱歉地笑了笑,看起来不太真诚,一副欠揍样儿:“不好意思,我平时不太带人。”

 

因为阿澈,他从不带人回家过夜。

 

“......你压根没把我当人。”Kinn才不相信他的鬼话。

 

立在眼前的是一栋曼谷常见的普通民居。白色小洋楼,上下两层,样式是十多年前流行的,最近两年应该做过翻新,外墙粉刷干净,院子里种着天堂鸟和散尾葵,草坪整齐,绿意绵延。二楼一间卧室的窗户亮着,灯光透过窗帘,在黑夜里朦朦胧胧,像悬挂在归途的灯塔。

 

歌声从窗玻璃后飘出,音乐若有似无,窗里的少年抱着吉他弹奏,剪影单薄。

 

无人听,无人和,像离了群的飞燕,啾啾独鸣。

 

Porsche侧耳倾听,脚步放缓了,越靠近,越是沉重,仿佛空气中有一层无形的压力,隔开了他与曾经美好的回忆。手指在门锁上抚摸着,犹豫半晌,还是没有打开这道门。

 

他的目光跟平时任何时刻都不一样,沉静而哀伤,为已失去的珍宝沉默吊唁。

 

自由,亲情,尊严,都可以用金钱买断。

 

既然做了决定,就不能后悔。

 

“走吧。”他招呼Kinn,眼尾有些红,雾气氤氲如碎星,在睫毛下闪闪发亮,故作轻松道:“该回去了,不然天坤少爷要发现了,他会罚我的。”

 

“不进去看看吗?”虽然只看到了一个侧影,但Kinn还是认出了,那应该是Porsche的弟弟,一个尚未成年的Omega,对音乐很有天赋,即将进入大学。

 

“不用了,我已经确认了,江先生没有骗我。”

 

还赌债,供养阿澈上学,这是他成为保镖的两个条件。保镖禁止携带除必要通讯以外的电子设备,无论是在内部,还是外出执勤。将近一个月的时间,Porsche都没能和弟弟有任何联系。

 

他在训练中受肉体煎熬,但更折磨人的,是担心江先生的承诺没有兑现,阿澈在外面无依无靠,受人欺凌,被收高利贷的打手骚扰。

 

“Theerapanyakul家族从不失信,承诺给你的,一定会兑现。”Kinn朝他伸出手,神色认真,不是那天上药时带点玩笑的结盟,而是正式邀约:“如果这是父亲给出的条件,那我可以给到更优渥的,Porsche,来做我的保镖吧。”

 

Porsche一怔,摇头叹息,“有时候真羡慕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少爷,一出生就比99%的人高贵,没有难以获得的东西,勾勾手,就会有人奉上。”

 

“我叔叔的赌债,是200万铢,这套房子现在的市值是250万,只要卖掉,就还得起,这也是他敢欠这么多的底气。剩下50万,我和阿澈租个小房子,加上赚的钱,也能活下去。”

 

“但我舍不得。”

 

“对别人来说,这只是房子;但是对我和阿澈,它是爱的载体,是回忆,不能剥离的部分。高利贷逼债那么多年,从来没想过离开这里,每次想着,只要成年了就能赚到更多钱,过上更幸福的生活。”

 

“所以我很感谢江先生,受了他的恩惠。”他声音淡淡,平静地仿佛在讲述别人的故事,唯有喉结细微的颤抖,泄露几分情绪。转身看向Kinn,露出一个笑容,“人太贪心了,总要付出代价,不管是生命还是忠诚,等价交换。”

 

他用自己交换了200万铢,刀尖行走,为黑帮卖命。

 

“人正是因为贪婪,因为欲望,才能不断前进,不然进寺院修行就行了,不必在俗世挣扎。”Kinn没觉得贪心有什么不好,跟外面谈判时,他常被人贬低贪得无厌,刻薄寡情。


“利用能利用的一切,等你凌驾在他们之上时,才是自由的。”

 

喜欢的,就买过来,买不到可以抢,实在不行就关起来。


强扭的瓜不甜,但是有瓜吃。

 

“本来我以为自己是个混蛋,跟你一比,简直是菩萨。”Porsche不知道这个家族的人都经历了什么,一个两个都不太正常。如果说天坤是疯癫,那Kinn就是偏执,表面端着和善,内心极端冷酷。

 

“你才来了多久,以为平时是过家家吗?”Kinn没再提保镖的事情,只要Porsche还在Theerapanyakul家族,迟早有机会。

 

他们并未沿着原路返回,确认了阿澈的情况,心态没那么火急火燎,Porsche也慢了下来,沿着河堤走。夜风柔柔吹拂,泰兰德多雨的夏季走向尾声,湄南河涨水,宽阔沉静,在夜色中荡起微波。

 

对岸是闪烁不断的永恒的霓虹,城市心脏勃勃跳动,于虹膜中留下模糊光点,绚烂迷人。

 

温柔将心头灌满。

 

摩托车忽地一歪,像喝醉了酒一样不受控制。没油了。死Jom又不加油,还敢借出来,不知道一会怎么回去。Porsche支起腿,准备停下,没想到Kinn少爷哪经历过车子没油的窘迫,还以为有人做了手脚,当即跳车躲避。

 

他算有良心,把保时捷一起扯了下来,掐着后颈,按趴在河堤草丛里。

 

等了几秒,四周还是一片寂静,没有枪声,没有爆炸,没有其他人。只有保时捷瞪着乌溜溜的眼睛,像只被人捉住的猫头鹰,疑惑溢于言表:“车没油了......你在干什么?”

 

好像个傻逼。

 

“......”Kinn松开手,站起身理了理衣领,死鸭子嘴硬,“考验你反应速度,太差了。”

 

“美队盾坏了是不是你给修的?”

 

“什么?”

 

“没什么。”Porsche把摩托车扶起来,扎好,心疼地拍了拍。他爱车,不管自己的还是朋友的,见到就想试,用起来也很爱惜。

 

路灯间隔远,光线暗淡,即便如此,Kinn皮肤还是白的发亮,颧骨上多了一道淡红擦伤,分外明显。他自己也察觉到了,伸手摸了摸,忍不住小声哔哔:“我最近受的伤,都是因为你。”

 

又是被水壶砸,又是摔倒,简直命里犯冲。

 

他反应很孩子气,跟平时装得二五八万的样子大相径庭,Porsche觉得好笑,帮他摘掉发间粘到的枯草梗,又凑过去吹了吹伤口,跟哄孩子似的:“这次可不能怪我,好了,不疼了,还是想想怎么回去吧。”

 

动作太自然,Kinn有些僵硬,被热气抚过的地方开始麻痒。

 

你没有安全距离的吗?

 

保时捷倚坐在摩托车上,两条长腿交叠,撑在前方,手摸到裤子口袋,翻出烟和火机,朝Kinn递了一根:“抽吗?”

 

他没见过Kinn抽烟,应该不喜欢。

 

没想到Kinn少爷接了,两人对烟点燃,橙红火光在面孔上跳动,眼眸烧起烟花。轻薄雾气徐徐升起,如一层暧昧面纱,模糊彼此身份地位,只剩下天穹之下平等的灵魂。

 

Kinn呛得咳了一声,但还是一生要强地没有丢下,皱着眉,无法理解保时捷的瘾性。

 

太难抽了。

 

“烟和酒,都是有心事的时候才能品出来,比如失恋。你条件这么好,应该没有什么烦心事。”Porsche目光眺望着,远处有人在放河灯,粉红的莲花一盏一盏浮在水面,载满了愿望,摇摇晃晃,随水波漂流。

 

水灯节快要到了。

 

“今年到现在,我遇到了至少七次武力袭击,更别说其他方式。你在夜场混这么久,应该知道,烟酒餐食里都能下药,死不了,但是成瘾出丑还是很容易的。”

 

他盯着Porsche,眼神压抑,嘴角提起一个嗤笑,“每个人都想让我死,这算心事吗?”

 

“你这心事抽烟解决不了,还是别抽了吧。下次有机会我带你去那儿,每次我烦的时候都会在那里躺半天,听江水冲过来,什么也不想。”Porsche指了指河边上一小块码头,自从修好大桥,轮渡荒废,这个小小的渡口便成了秘密基地。

 

“哇——”

 

远处人潮喧哗,数不清的天灯拔地而起,漂在半空,慢悠悠上浮,橙红微光朦朦胧胧,如星河坠落人间,荡碎了满江倒影。

 

一盏灯从他们头顶掠过,巨大而梦幻。

 

Porsche仰着头,望着这些精灵远去,再不回还。他左手夹着烟,右手在半空虚握,仿佛想抓下一盏,又送回胸前,捏着心朝着Kinn慢慢推出,眼神慵懒明亮,对Kinn笑了下,“帮你抓了颗星星,许个愿吧。希望Kinn少爷今年剩下的时间,都能顺顺利利,人见人爱。”

 

人们在灯火中亲吻。

 

背后是漫天星光,Kinn手撑在摩托车上,低下头,小心地贴近——

 

被柔软的触觉蛊惑,Porsche张开了嘴,舌尖柔韧潮湿地从齿列间游过,他猛地涨红了脸,回过神来,烟已经烧手。烟头掉到了地上无人理会,Kinn握着他手腕,搭在自己肩上,更有攻击性地压迫他的空间,深入探索。

 

一种很高级清淡的香味,侵入细胞。

 

“天坤少爷......”还在酒吧。Porsche一句话没说完,被堵得断断续续。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今夜如此特殊,难以拒绝。

 

Kinn少爷嗓音低哑,话语从唇齿间送进来,“你跟我在一起,出任务......现在,只要想我就好了。”

 

TBC


天坤:什么任务?床上任务吗?


以保时捷的性格,应该会偷偷回家看一眼,不会等到江先生给他放假哈哈哈


氛围到了,下一章进入正式剧情


彩蛋:黑帮少爷爱上我,但卧底版,暗巷调情


好多喜欢的场景,但是没精力开新坑55555写片段爽一爽


评论(79)

热度(391)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