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玉

如夏花

【KP】泰兰德的美丽传说 01

非典型小妈文学+不明显ABO


看完EP6,少爷的想法:想把那些不好的记忆删除


ok满足你()


01


多年以后,Kinn站在Theerapankul庭院门前,总会想起那个暴雨如注的遥远的上午。


-

 

曼谷。沙吞区。

 

天色阴沉沉的,云层积压,是一种混沌不透明的昏暗。街上风声猎猎,夹杂着广播不间断的播报,台风“暹芭”越过菲律宾和柬埔寨,于昨晚20时登陆泰国湾,请居民出行注意安全。

 

曼谷被雨臂扫到,粗风暴雨未停,道边吹落了满地枝叶,椰子树也倒了几棵,“尸体”横陈在水洼中,等待路政收殓。

 

和台风之国菲律宾不同,因地缘优势,泰国鲜少被热带气旋侵扰,属民反应亦平淡,至多街上的人少了一些。

 

老牌CBD沙吞高楼环绕中有一片特别的别墅建筑,寸土寸金,闹中取静,其中一座红砖小楼尤为显眼。一辆银灰色玛莎拉蒂停在门口,侧翼各有改装车拱卫,雨水倾泄,黑色长柄雨伞盛开如玫瑰,西装革履的保镖散开,微低着头,恭谨地等待雇主下车。

 

一只深栗色手工皮鞋迈出,西裤挺括,白衬衫扣子散开几颗,露出结实的胸肌和小臂。身姿挺拔,头发整齐地梳到脑后,浓眉高鼻,表情淡然,轮廓如刀般锋利深刻。

 

令人不敢直面的贵气。

 

Kinn Theerapankul.

 

Theerapankul家族本家次子,一个Alpha,几乎板上钉钉的第一家族继承人,尚且不到30岁,已经拥有泰国最顶尖的权力之一。

 

“江先生在会客厅等您,Kuhn Kinn。”保镖主管低着头,前行带路。

 

Kinn点点头,似乎不经意地问道:“你不是一直在爸爸身边跟着,今天怎么有空出门?”

 

每月的一日和十五日,Kinn都要来父亲这里,喝茶,下国际象棋,汇报工作。江先生身边有稳定的保镖团,这位保镖主管常年跟随,颇得信任,鲜少单独行动。

 

“新来了一个保镖,江先生很喜欢,偶尔会让他单独执勤。”

 

很喜欢?

 

Kinn回想起记忆中那张喜怒不形于色,眼神如古井、深不可测的面容——喜欢就算了,还“很”喜欢?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会怀疑这句话竟然是形容父亲的。

 

在这死水一般腥臭,暗潮涌动的庭院里,终于要出现一个意外了吗?

 

带着些微诧异,二少爷穿过庭院回廊,走到江先生常去的喝茶的露台去。木质亭子挡雨不防风,院中绿藤东倒西歪,摔在泥泞地面,脉络苍翠而柔弱,依旧倔强地攀附着一点墙壁。

 

Kinn蹙起了眉。他不喜欢无序混乱的东西,会扰乱他的想法。

 

江先生背手站着,静静望着院子里的景色,他头发花白,身形依稀还能看出年轻时的高大健壮,一身灰色羊绒衬衫,看起来就像普通家庭的男主人,和蔼可亲。

 

但Kinn很清楚,自己的父亲手段有多么残酷暴烈。

 

年长之后修身养性,并不能隐藏那双冰冷严苛的眼睛,只是被扫一眼,仿佛五脏六腑所有的秘密都被剖开了。

 

“父亲,今天在下棋吗。”Kinn脱掉西服外套,惯例请了个安,端端正正坐在棋盘对面。大少爷天坤疯疯癫癫,三少爷Kim常年不回家,冷清到只有他俩可以对话。

 

“你来了。”江先生招呼了声,将手上棋子摆好,“刚好这有一盘残局,过来看看,换做是你的话,能取胜吗。”

 

很乱的局。

 

这是Kinn第一眼的感受,仿佛是个牙牙学语的幼童,在棋盘上随意推塞了几回,毫无战术可言。江先生棋风老辣严密,不会犯这种新手错误,他抬眸瞟了一眼,猜测这是否又是什么新的考验。

 

“很意外是吗?”

 

“是有一点。”Kinn爽快点头承认,说出疑问,“这好像不是您的风格。”

 

“观察力不错。作为主人,善于观察是不可或缺的能力。”江先生把玩着皇后棋,薄唇带了点笑意,朝旁边保镖示意倒两杯茶来,“观察之后,还要破局,换做是你的话,接下来要怎么走?”

 

和老头子下棋简直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修心养性的大佬们总乐意用看似文雅的方式指点江山,谓之见微知著。

 

“既然已经这么乱了,不如推翻重来,换成我想要的。”Kinn将棋子全部拿掉,边摆放,边询问意见,“我准备把生意做到Thong lo去,或者Phrom Phong,沙吞区太老了,我们需要新的地方。”

 

通罗到Asok-Phrom Phong一线,是新生的CBD和贵妇圈。

 

“有计划了吗,单纯想是没有用的。”

 

“大概,约了Tay下周去射击场训练,他父亲可以帮到我。”

 

Kinn没有全盘托出自己的计划,他们圈子中本身就是利益绑定,可以用任何东西换取家族利益。包括他自己,也是筹码之一,关键时刻可以抛出。

 

江先生点点头,没有多问。Kinn一路上栽了多少次,吃了多少苦头,养成如今敏感多疑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一个家族的接班人,可以不择手段,可以亲缘淡薄,唯独不能赤忱天真。

 

聊了一会,结束今日例会,Kinn起身请辞。少爷们的生活习惯没那么老式,住在更远处的现代高层里,他和天坤各有地盘,平时互不干涉,偶尔能见一面,打个招呼。

 

大哥好像疯得更严重了。

 

小时候的绑架案真的会对人格造成那么大影响吗?在幼时模糊的记忆里,大哥天资聪慧,性情稳重,无论是课业、艺术、体能、枪械,每一个老师都对大少爷赞不绝口。

 

天才一般的tankuhn,如今蜗居在这处小院子里,敏感神经质,终日与脑残剧作伴,再也不肯踏出大门半步。

 

Kinn心里叹口气,转动左手食指上的家族戒指,不再去思考这些无解的问题。

 

沿着漫长曲折的回廊行走,天洇洇的,坠雨如珠帘,横挂在半空中,气压低得胸腔发闷,呼吸间渗入泥土的腥味。雨天总是让人心情烦躁,Kinn想,盘点着晚上喊哪位可爱的“朋友”来解忧。

 

忽然一只重物砸下来,少爷眼前一黑,脑子嗡嗡响,捂住头顶。保镖们反应激烈地拔出枪,警觉地护到身侧,搜查着袭击者踪迹。

 

凶器——一只洒水壶在地板上滴溜溜滚了几圈,圆滚滚的肚子,装满了水,拖了好长的水痕。

 

罪魁祸首从窗户探出身子,保持着浇花的姿势,动作拘谨,尴尬地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被枪口指着慢慢举手投降,年轻男性的声音响起,略带沙哑:“那个,不好意思,我在浇花......手滑了。”

 

哪个正常人会他妈的在台风天浇花?

 

你是雷公吗,淦。


Kinn头疼欲裂,扶着额头,浓眉皱得几乎连成一字,脑海中翻滚着脏话缓解想吐的冲动。好一会儿才恢复清醒,看了下掌心:好在没有出血,但是大概率脑震荡。

 

他目光凶狠,盯着对方,想看看是哪个保镖这么业务熟练,砸的真准,说没练过都像骗人。

 

那是一张很陌生,也很年轻的面孔。

 

估摸只有二十出头,轮廓俊美,五官标致,一双眼睛长得尤其好,形状上挑,狡黠明亮,带着森林溪水般旺盛的生命力,眼波流转间风情万种,透出狐狸的妩媚。蜜色皮肤恰好中和了这种媚气,只剩下野性的漂亮。

 

“你叫什么名字?”Kinn抬起下巴,用鼻孔看他,语气不善。

 

“Porsche。”Porsche也在观察这个倒霉蛋儿的脑袋,没破皮,看起来应该好好的,但是不排除有钝击伤。如果死了法医验尸的话,应该是死于钝器吧......他思绪飘飞,觉得倒霉蛋儿看起来有点眼熟,这标志性的三角形眉毛,让他咽了下口水,声音干巴巴的:“Kinn少爷?”

 

“......”

 

竟然有人叫保时捷。

 

认识他,还敢手滑,真的不是被人指使的吗?

 

今天是洒水壶,明天是不是该炸弹了。

 

Kinn少爷陷入典型的滑坡谬误,内心书写了十万字阴谋斗争,要谋害他的是......嫌疑人太多了一时列不完。

 

完了看起来更生气了。Porsche挠挠耳朵,他刚被国际象棋羞辱过,心情不好,偷偷摸摸拿江先生养的兰花泄愤,争取大水漫灌,让这些娇弱的小东西病病歪歪。反正也查不出来是他干的,谁能想到,Kinn会路过。

 

这下不仅抓个现行,还差点把少爷尊贵的脑袋瓜开瓢。

 

哎,战绩斐然,哥也很无奈,就是得擦屁股处理。Porsche手臂一撑,从窗台纵身而跃,接近三米的高度,跳下来无声无息,灵巧得像猫一样。

 

他站直身子,Kinn才发现这胆大妄为的保镖跟自己差不多高,肩宽腿长,腰很细,估计只有28码,被马甲勾勒出腰线,盈盈一握,肌肉充满柔韧的爆发力。

 

虽然偏好柔美可爱的类型,但Kinn也无法否认这具躯体的性感,如烈火中的向日葵,灼灼燃烧,晃神夺目。

 

对方很真诚地扶住他胳膊,拨下耳机,言辞恳切:“我送你去医生那里,检查一下,早点治疗。”

 

最好能记忆错乱忘了这段。

 

Kinn感觉自己被挟持着往前走,很跌份儿,又对这个黑皮帅哥充满好奇,问道:“你是新来的吗,知不知道伤害雇主要受罚?”

 

“我的雇主是江先生。”Porsche没有被他绕进去,挑眉一笑,很是不羁,“Kinn少爷现在还不是家主吧,这么着急么。哦,我忘记了,这里是黑帮,不讲感情的。”

 

“闭嘴。”

 

他现在确定了Porsche就是父亲“很喜欢”的那个保镖,不然以这种性格,早被教训得老老实实。恶犬需要驯服,不然早晚会反咬主人一口,这是父亲教给他的。

 

保时捷有什么过人之处,值得如此破例。

 

怀着疑问,Kinn没再轻举妄动,他决定先调查一下情况。家里常年有医生驻扎,简单地检查之后,轻微脑震荡,需要静养两天,骨头倒是没伤到,就是淤青外伤,肿了好大一个包。

 

Porsche比了个拇指,夸他脑壳硬:“一般人我可能已经进监狱了,高空抛物加过失杀人,Kinn少爷各方面真是优秀啊!”

 

Kinn:“......”

 

完全没有被安慰到。

 

你妈的,为什么黑帮没有警察,把他给我抓起来。


TBC


西门Kinn和po金莲的第一次偶遇(。)


刚成为保镖的黑皮辣椒Porsche,对黑帮和少爷没有太多敬畏心


很喜欢这个时期的保时捷,少爷也没那么便宜

 

评论(55)

热度(709)

  1. 共6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