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玉

如夏花

【KP】泰兰德的美丽传说 03

非典型小妈文学+双A设定


一些谈心


03


Porsche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的,身下的床铺很柔软,有股淡淡的雪山清冷,仔细嗅闻,能分辨出磷火和甘油的气息。

 

Alpha残留的信息素,道貌岸然,斯文火热。

 

他皱了皱鼻子,感觉领地被入侵了,本能地想避开。掀开被子下床,两腿一软,差点摔在地毯上,身上衣服也被换掉了,真丝浴袍大敞着披在脊背,正面看去一览无遗。

 

Porsche疼得抽了口气,翻身靠在床边,两条腿支起,膝盖青得发黑,密密麻麻针扎一样的刺痛。

 

湄南河边地下拳场的“凤凰”声名鼎鼎,淤青破皮家常便饭,却很少有这样无力的时候。

 

系啊。

 

房间的主人倚靠在门口,不知看了多久,酒红色睡衣映着雪肤黑发,骄矜贵气,开口道:“明天开始,你就是天坤少爷的人,会给你安排新的住处。”

 

“我是我自己的人......”保时捷嘀咕反驳,把睡衣前襟收拢,绑上腰带,挡住过分袒露的春光,疑惑于自己怎么会睡在这里,问道:“我的衣服呢?”

 

这位Kinn少爷没连夜把他灌水泥沉海,都对不起睚眦必报的性格。

 

“拿去干洗了,明早送过来,不然你一身泥水,还想上我的床。”Kinn将他打量一遍,Porsche确实有一副好皮囊,强悍而不服输的脆弱感,超出阶层和性别的魅力。

 

“那还真是委屈您了,床单记得也干洗哦。”保时捷听出了嫌弃,翻了个白眼,这么多客房可以睡,又不是他想过来的,搞得像爬床的小情人一样。

 

他挣扎着站起来,到浴室洗漱清洁,姿态摇晃,像是小美人鱼刚刚幻化双腿上岸,走路一瘸一拐,每一步踩在刀尖上。Kinn明显有话想深聊,且要避开耳目,自尊心旺盛的alpha无法接受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

 

笨拙的可爱。

 

保时捷如果是江先生的种,一定是基因出了突变。Kinn摇了摇头,坐到沙发上,继续刚刚没看完的书,安静地仿佛一幅瓷画。

 

约半刻钟后,浴室门无声推开,热腾腾雾气裹着暖融欲色涌出,Porsche上身搭着大毛巾,捋了把湿淋淋的头发,露出饱满额头,肤色蒸得发红,腰腹和大腿在衣物走动的缝隙间若隐若现。

 

一条银色的蛇骨链沉在锁骨凹陷里,闪闪发亮。

 

他到Kinn对面坐下。小几上摆着一盆彩叶芋装饰,两杯淡绿的猕猴桃汁,一小碟点心,快速补充热量。Porsche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冰爽直冲脏腑,舒适地叹了口气,眯起眼睛给少爷点了个赞。

 

“要是有一杯porn star martini就更好了。”

 

香草伏特加,搭配百香果利口酒和果汁,加入香草糖浆、青柠汁、香槟、一小片柠檬,经典款艳星马提尼。

 

Kinn盯着他仰头喝果汁时上下滚动的喉结,发梢的水珠仿佛星光一样滚下来,“我的酒柜里基酒都有,你可以自己调来喝。”

 

“好啊,有机会给你露一手,比起柠檬片,我更喜欢烧过的橘皮......”提到调酒专业,Porsche兴致勃勃,忽地一顿,察觉到不对劲,“等等,你怎么知道我会调酒?”

 

“yok酒吧首席调酒师,地下拳场的凤凰,23岁,一个Beta,父母双亡,有一个叔叔和未成年的弟弟......”Kinn姿态闲散,随口报出得到的情报,享受这一刻对方的紧张和恐惧。“只要存在就会留下痕迹,如今的世界,人都是数据而已。但为什么伪装成Beta?”

 

他将薄薄一沓资料放在桌子上,封面是兄弟俩人合照,笑得见牙不见眼。再往下翻,是各类女人在IG上晒出的照片,有合照,也有Porsche单人。抽烟的,表演调酒的,台上跳舞的,并不是每个都有肉体关系,很多只是贴一下照片,作为今日战利品点缀,感叹自己在酒吧遇到了如此美丽的调酒师。

 

社交媒体时代,很难有无人发现的珍宝。

 

大多数时间Porsche都是投入的,在这片小小的区域,他是规则的制定者和掌控者,所有观众为他神魂颠倒,迷恋不已。唯独一张抓拍,他独自站在人潮散尽的残局中,侧倚着吧台,肩膀塌下,手里夹着烟,与镜头遥遥对视,眼神干净疏离。

 

他在众人簇拥中孤独。

 

“不是所有Alpha都是社会顶层。”Porsche拢紧了浴衣,在这些资料面前有种赤身裸体的暴露感,右手微不可查地搓了搓食指——他想抽烟,面对压迫感的场景,尼古丁可以帮助缓解焦虑。


他调整了下呼吸,盯着双腿之间的地板,装作不在意,语气平稳:“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大半夜的,我要在这里听自己的人生传记。”

 

“我只是提醒,你的软肋太多了,浑身破绽,谁都可以控制你。”

 

“比如你吗?”

 

“是的,比如我。”

 

Kinn手指撑着脸颊,眉骨高耸,眼神在阴影中愈发幽深,如伺机而动的猛兽,笔直地穿透他的内心。

 

Porsche猛地抬头,神情锋利,连尊称都省略了,沉声问:“你到底想做什么,Kinn少爷?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身上应该没有值得你利用的。”

 

“别紧张。”Kinn嘴角噙笑,将剑拔弩张的气氛压下去,“正如你所说的,你只是个普通人,今天我可以威胁你,明天别人也可以,你想一直这样活下去吗?”

 

活着,还是有尊严死去。

 

在遇到这些疯子之前,这根本不是个选择题。Porsche嗤笑了声,随口嘲讽,“所以呢,你要帮助我,拿到第一家族的戒指,比你地位还高?”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句话简直坐实了保时捷来路不一般。江先生喜欢养蛊式的竞争,如果能在私生子羽翼丰满之前收服,为己所用,以保时捷的能力,对个人对家族都是很好的助力。

 

“只要你足够优秀,未尝不可。”Kinn少爷开始闭着眼画饼,伸出友谊之手,笑得像只大尾巴狼,一看就没好心,“和我合作吧,Porsche。”

 

Porsche动作一顿,怀疑自己一水壶把Kinn少爷砸傻了,“......你脑子还好吗,实在不行叫个医生吧,别熬夜早点睡,年龄大了注意保养。”

 

你们家就那么不在乎血缘吗?

 

你不在乎我还在乎呢。

 

“......”Kinn觉得自己的好脾气即将看到尽头,这家伙就是欺软怕硬,欠收拾。在他要吃人的凶恶目光里,保时捷迫于无奈,敷衍地握住他的手,晃了几下。

 

真是比纸还薄的联盟。

 

他摸了摸膝盖,觉得还是自己小命要紧,今日耗费了太多体力心力,神情又有点困倦,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问:“有没有碘伏什么的,借我用一下。”

 

上完药继续睡觉吧。明日愁来明日愁。

 

哆啦Kinn梦装备齐全,从百宝箱里拿出药酒,拍拍自己大腿,示意Porsche把脚搭上来。这一下把瞌睡虫都吓走了,Porsche尬笑,说话磕磕巴巴:“这、这不太好吧,我自己来。”

 

真是太不正常了,他心里嘀咕着,去拿药酒,Kinn已经拧开了,搓了满手,眼神又催了催。

 

Porsche无法,抬起腿放上去,这少爷真的会照顾人吗?不会是挟私报复吧。他内心活动如此丰富,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左右乱转,如果情绪可以具象化,此时头顶应该有一团乱糟糟的黑线。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达信,慷慨就义。”Kinn低头笑着,不近人情的五官柔和起来,如冰盖融化,泄露出下方滚烫的岩浆。他动作很轻柔,烫热的掌心覆上皮肤,将药酒的热辣揉进肌理。

 

保时捷咬着牙,身体微微颤抖,呼吸急促,喉咙里压不住叫了一声,又掩饰地偏过头,手指捂住嘴,用对话转移注意力:“达信是谁?”

 

Kinn:“......”


少爷又无语住了,保时捷不是大学生吗,“别跟我说你大学是别人捐赠的名额,基础的文化课都没学过吗。”

 

“开个玩笑,民族英雄我还是知道的。”保时捷耸耸肩,再次觉得老男人实在没有幽默细胞。而且一个黑帮嫌弃别人没文化,本身就充满了违和感,“正经大学生,考上的,不像某些人只能混黑。”

 

虽然没有阿澈学习好,但也没烂到人神共愤。

 

被内涵到的某位黑帮少爷手上用力揉了揉,保时捷一个弹射起身,脚趾蜷缩起来,嗓音喘息,在只有两人的空间显得有些暧昧。他显然也注意到了,看Kinn没什么反应,又若无其事的倒下去,除了脸有点红。

 

他连脚都是漂亮的,足弓修长,脚趾圆润,甲片健康,匀称骨肉勾画几条青色血管,皮肤依稀还能看出以前白嫩的样子。

 

“别把我当成那些不入流的黑帮,新一代Theerapanyakul家族的子嗣都要去留学,枪械和体能也不能落下,只有自己够强,才能压服下属。”Kinn没意识到他现在就像一只求偶期开屏的绿孔雀,想方设法展示自己漂亮的羽毛。

 

“淤血我已经替你揉开了,这几天你自己也注意一点,有问题找医生。每一个保镖都是家族资产,我不希望资产贬值。”

 

他低头,刚好撞上对方上挑的眼眸,一瞬间有些卡壳。油黄灯光铺开,打在位高权重者骨相优越的面孔上,眼神也染上了今夜限定的温柔。他点点下颌,示意尊贵的少爷服务结束,Porsche可以把腿收回去了。

 

嗯,嘴还挺硬。保时捷咬住下唇,摩挲着下巴,觉得这位二少爷人似乎还不错,嘴巴张了张,低声道歉,“对不起,上午的事。”

 

是说把少爷砸到的事。

 

“不应该道谢吗?”Kinn站起身,开始逐客,一边面带笑意、半真半假的邀请,“你可以去客房睡觉了,当然,想留下也可以,不过我一般只留情人过夜。”


真睡在这儿,明天自己就该是八卦的暴风眼了。

 

“不用了。”Porsche想不通Kinn的脑回路,既然这样,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他放在客房,还要折腾这么一趟。他转身出门,抬起手臂晃了晃,当做告别。

 

浴袍比西装更轻薄贴身,腰窄窄一握,布料在腰窝凹陷处堆叠。

 

Kinn望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视线里。


TBC


少爷:兄弟也无妨


保时捷:?


一个小彩蛋:留宿if线


看完EP7的我,着实震撼,这是可以拍的吗,vegas好🍵好疯好喜欢


评论(57)

热度(374)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